《红楼梦》下场最惨的3个女子 给所有女人提了个醒

语宇社区 188 6

  美貌可以是幸运符,也可以是催命符。

  作者:洞见·百合

  曾有人问我:“美貌,算不算一个女性天然的优质资源?”

  看到这个问题,瞬间想起《红楼梦》里的三个美女子:晴雯、尤二姐、尤三姐。

  他们都长了一张艳惊四座的脸,拥有普通人难以企及的颜值,也曾因为美貌,斩获了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  但最终也因为美貌,丢掉了性命,含恨而死。

  我想他们三个的故事,也许就是问题的答案。

  

  晴雯:美貌是幸运符,也是催命符。

  除了黛玉,最让贾宝玉意难平的恐怕就是晴雯。

  那个能干伶俐的美貌丫鬟,本是老太太看中的人,将来打算给宝玉做姨娘的。

  谁能料到,她最后会被王夫人下令赶出贾府呢?

  人尚在病中,就被七手八脚拖下床,扒光身上的衣服,只留贴身内衣,丢弃在一间破屋中,几日之后惨死在一条冰凉的土炕上。

  只因王善保家的进谗言,她被太太认定是勾引宝玉的狐狸精,被撵了出去。

  天地良心,晴雯与宝玉相处五年零八个月,未曾越雷池一步。

  宝玉看上的人里,袭人欲拒还迎,碧痕主动献身,轮到她时却避之犹恐不及,“罢,罢,我不敢惹爷。”一句话就打发了回去。

  “风流灵巧招人怨”,“寿夭多因毁谤生。”

  她的确是冤,但静心复盘,会发现这个下场也跟她掐尖逞强的个性不无关系。

  王善保家的这样描述晴雯的形象:“一句话不投机,立起两个骚眼睛来骂人。”

  王夫人立即就对上了号,好巧不巧,她有一天在园子里路过,正好见过晴雯在园子里骂小丫头的模样,坐实了婆子的话。

  晴雯的爆脾气很多人都领教过。

  今天和碧痕拌嘴,明天挤兑麝月,后天又讥讽袭人,连宝玉也得让她三分。

  明明是个丫鬟,却一身的大小姐脾气,大家都得忍着她哄着她,招人侧目而不自知。

  她自己生了病,李纨怕她传染,为大家着想,令她先搬出园子,她大喊大叫着不肯,说“有本事你们一辈子别头疼脑热的”;

  坠儿偷东西,该来处置的人是袭人,但她用一丈青狠戳坠儿的手,自己做主将之撵出。

  后来她也被自己王夫人做主撵出,跟贾母汇报时堂而皇之的理由就是她得了传染性的“痨病”。

  讽不讽刺?

  当一个女性拥有了美貌,本来就会多一份麻烦,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,她让周边同性黯然失色,因为嫉恨,她的缺点会被成倍放大,会被说“恃靓行凶”。

  处于人生初级阶段的美貌女性更是如此,她们更容易被海量同性围剿,在底层互啄中败下阵来,根本没有崭露头角的机会。

  如何安放这份美貌?

  正如作家林宛央所言:

  “一个女人因美貌得到了一些东西,之后,她必须学会藏起美貌,用另外一些不那么容易坍塌的内在,去守好自己的得到。”

  显然晴雯没有意识到:若智慧不能驾驭美貌,则美貌对一个女人来说,有可能是致命的灾难。

  

  尤二姐:美貌是优先入场券,不是永久通行证。

  同样拥有过人美貌,晴雯没来得及表现,但尤二姐做到了。

  尤二姐有多美貌呢?

  她被贾母盖过章,说长得比凤姐俊;贾琏说凤姐的长相给她提鞋都不配;胡太医来为她诊病,掀开帘子看到她的脸,顿时魂魄飞上九天,通身麻木。

  如果以美貌分等级的话,尤二姐应该排在贾府第一梯队里。

  她用美貌风情做敲门砖,成了贾琏的另一个“二奶奶”,地位比平儿都高,一时风头无两。

  然而看似如愿以偿,其实丧钟已经敲响。

  进到大观园后,生活上被凤姐克扣刁难,缺吃少穿;感情上被贾琏冷落,新宠秋桐又对她挤兑辱骂;腹中胎儿被胡庸医打下,唯一的生之希望被掐灭,渐渐走入绝境。

  曹公借她妹妹的话说,是她之前淫奔无耻为天不容,其实还是要从自身找原因。

  她太轻信。

  单凭几句天花乱坠的空头承诺,就答应了给贾琏做二房,尚在国孝家孝两重孝中,就敢铤而走险,五更天坐着一顶小素轿拜堂成亲,被妹妹讥讽“偷来的锣儿敲不得”;

  凤姐知道后,花言巧语诳她,流了几滴鳄鱼的眼泪,她就信以为真引为知己,倾心吐胆,屁颠屁颠跟着进了园子,从此开始了任人摆布的生活。

  一步错,步步错。

  她也太轻敌。

  明明有人提醒凤姐为人毒辣,她却不以为然,以为自己不惹事,事就不上门。

  人家已经动了杀机,她还浑然不觉与狼共舞,实在没有自知之明。

  再次太贪心。

  她听说凤姐身体不好,熬不过这一年半载,便动了投机之心,想在外面等着凤姐一死,自己就登堂入室做填房正室。

  最要命的是应对复杂局面的能力为零。

  既不懂如何讨贾母欢心,也不知寻求姐姐尤氏的护持,更不会拉拢下人做耳目眼线,孤立无援一味任人宰割。

  长夜漫漫无尽,不如就此了结。

  她万念俱灰,一块生金子吞下去,换上齐整的服装首饰,化个精致的妆,体面地退场。

  二姐之死,用张爱玲的话说就是“就事论事,只能如此”。

  她原本就是只能做金丝雀的女人,从小到大,唯一习得的本事是如何取悦、依附男人。

  美丽让她找到捷径,也令她生出不切实际的妄想,误以为像她这样乖巧的美人,全世界的人都没有理由为难,但生活这个修罗场里,最先幻灭的就是恋爱脑。

  巩俐说过:“我不觉得一个女孩子拥有了美貌就拥有了一切。”

  美貌只能是女性的优先入场券,不会是永久通行证,提早进场,也不代表能走到最后。

  

  尤三姐:美貌是筹码,也是毒药。

  尤二姐和尤三姐被宝玉称为“一对尤物”。

  三姐之美貌,更胜于二姐。

  柳眉笼翠雾,檀口点丹砂,一双秋水眼勾魂摄魄。

  在姐夫贾琏眼里,这个小姨子是他见过的最美貌最有风情的女子。

  他一开始的目标其实是三姐,二姐是退而求其次。

  三姐的爹死得早,她娘改嫁时,将她和姐姐一块带了过来。

  非亲大姐尤氏做了贾珍的填房,没见过世面的小姐俩,被宁国府的富贵奢侈迷住了眼,贾珍在她们身上花了点小钱,年幼无知的她们就心甘情愿做了有钱人的玩物,和珍蓉父子一起陷于聚麀之乱。

  比起二姐的温柔多情,三姐更加游戏人间。

  原著里写,“仗着自己风流标致,偏要打扮得出色”,还有做出“万人不及的淫情浪态”,以让男人神魂颠倒为乐趣。

  虚荣轻浮,误将放荡当作魅力,享受着物质感官的双重刺激。

  失贞的同时,也臭名远扬,被主流道德世界抛弃。

  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。

  她看上了柳湘莲,让贾琏去做媒。

  柳湘莲听说她是个绝色美女,便并用家传宝剑作为聘礼订了婚。

  她心满意足,等着做他的新娘,告别自己的过去,做一个货真价实的贤妻良母。

  然而,最后等来的是柳湘莲反悔的消息,作为一个陌生人,他不愿为她的黑历史买单。

  这是三姐的美貌第一次不好使,她终于意识到,除了皮囊,人的品性也至关重要。

  即使她现在想改过自新,也得看别人给不给机会。

  “凡过去的,从不会真正过去”,个人的历史写就之后真的无法更改,不能苛求任何人无条件接纳自己的过往,而美貌也绝不是免责金牌。

  三姐羞愤自刎,也算给自己保留了最后一点尊严。

  除了爱而不得,还有得知人生无法重启的绝望。

  命运所馈赠的所有礼物,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。

  美貌不是一个女性为所欲为的资本,相反可能给了她比平常女孩更多犯错的机会。

  有的错无伤大雅,而有的错,却需要用一生的幸福去交换。

  ▽

  自古以来就有两大对立观点横亘在我们眼前:

  一曰:颜值即资本。

  一曰:红颜多薄命。

  美貌算不算一个女性天然的资源?

  当然算,但任何一种资源,都要有对应的驾驭能力。

  当能力不能驾驭美貌时,美貌对女人来说,就是一文不值。

  正如红楼中这三个女子,无一不美貌绝伦,却无一不下场悲惨。

  周国平有句话说得好:“如果上天给了一个漂亮脸蛋,你要留心。这是对你的一个考验。”

  美貌是一把双刃剑,它可以是优势,也可以一无所是。

  真正决定一个女人幸福度的并非外貌和五官,而是掌控自己,认知世界的能力。

  正所谓,长得漂亮,不如活得漂亮。

发表评论 (已有6条评论)

评论列表

2021-07-24 08:47:59

地位比平儿都高,一时风头无两。  然而看似如愿以偿,其实丧钟已经敲响。  进到大观园后,生活上被凤姐克扣刁难,缺吃少穿;感情上被贾琏冷落,新宠秋桐又对她挤兑辱骂;腹中胎儿被胡庸医打下,唯一的生之希望被掐灭,渐渐走入绝境。  曹公借她妹妹的话说,是她之前淫奔无

2021-07-24 08:47:59

家都得忍着她哄着她,招人侧目而不自知。  她自己生了病,李纨怕她传染,为大家着想,令她先搬出园子,她大喊大叫着不肯,说“有本事你们一辈子别头疼脑热的”;  坠儿偷东西,该来

2021-07-24 08:47:59

非外貌和五官,而是掌控自己,认知世界的能力。  正所谓,长得漂亮,不如活得漂亮。

2021-07-24 08:47:59

望。  命运所馈赠的所有礼物,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。  美貌不是一个女性为所欲为的资本,相反可能给了她比平常女孩更多犯错的机会。  有的错无伤大雅,而有的错,却需要用一生的幸福去交换。  ▽  自古以来就有两大对立观点横

2021-07-27 15:56:40

大喊大叫着不肯,说“有本事你们一辈子别头疼脑热的”;  坠儿偷东西,该来处置的人是袭人,但她用一丈青狠戳坠儿的手,自己做主将之撵出。  后来她也被自己王夫人做主撵出,跟贾母汇报时堂而皇之的理由就是她得了传染性的“痨病”。  讽不讽刺?  当一个女

2021-07-27 15:56:40

知之明。  再次太贪心。  她听说凤姐身体不好,熬不过这一年半载,便动了投机之心,想在外面等着凤姐一死,自己就登堂入室做填房正室。  最要命的是应对复杂局面的能力为零。  既不懂如何讨贾母欢心,也不知寻求姐姐尤氏的护持,更不会拉拢下人做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