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瓶梅》:人贪三样 一生白忙

语宇社区 166 7

  

  知足天地宽,贪得宇宙隘。

  作者:洞见·一舟

  《金瓶梅》言:“单道世上人,营营逐逐,急急巴巴,跳不出七情六欲关头,打不破酒色财气圈子。到头来同归于尽,着甚要紧!”

  世人皆道《金瓶梅》是“千古淫书”,著名作家郑振铎却说“《金瓶梅》里所反映的是一个真实的中国社会。这社会到了现在,似还不曾成为过去。”

  这一幅活生生的明朝社会内卷,描摹的是盛世下的狂欢,狂欢后的落寞。

  上至达官显贵,下至痴男怨女,活得就是个声色犬马。

  无论是暴发大户,还是市井小民,图得都是酒色财气。

  千姿百态,出乖露丑,欲壑难填,野地交合。

  《金瓶梅》的世界,是“人”的世界;人的世界,正是“贪”的世界。

  当没有人制止欲望的无限膨胀,就没有人可以活着走出绚丽的罂粟花田。

  

  

  贪财无道,终无好报。

  俗话说,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。

  不错,贪财是万恶之源,千百年来未曾变过。

  《金瓶梅》中,王婆是个着墨不多的小角色,却是“为财而生,为财而死”的人物。

  此王婆非彼王婆,她不卖瓜,好做媒,玩手段,只谋财。

  当西门庆被潘金莲的撑杆砸到的那一刻,一步一回头,三步一盘算。

  王婆看到了西门庆的心痒难耐,也看到了行走的银两。

  她帮西门庆和潘金莲拉皮条儿,将自己的家借给二人作通奸场所,不断从中捞取好处。

  在武大郎发现二人奸情后,她心想如果西门庆买通武大郎让其休妻,那他们3个人将走向和谐的“大团圆结局”,自己的好处就落了空。

  她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,于是赶紧献计毒死武大郎。

  事成之后,西门庆不得不多给些封口费,王婆自然赚得盆满钵满。

  命运使然,西门庆死,西门府散,潘金莲在王婆手里待价而沽。

  武松为了报仇假意说要娶潘金莲,给了王婆100两银子,额外还加了5两媒人钱。

  一向老辣的王婆,全然忘记她们之前设计将武大郎害死的事,爽快地与武松达成交易。

  君子喻于义,小人喻于利。

  王婆是老油条中的战斗机,唯利是图,不改常态,所有流程,一气呵成。

  连西门庆都夸她“智赛萧何,机强陆贾”。

  然而,王婆无休无止的贪欲,也将自己送进了“屠宰场”,最后死在了武松刀下。

  因果报应终有时,为非作歹终受罚。

  贾平凹曾在《秦腔》里写道:

  “名场利场无非戏场,做得出泼天富贵,冷药热药总是妙药,医不尽遍地炎凉。”

  秦朝著名的功臣李斯,曾面对这样一道选择题——国家百姓与荣华富贵,孰重孰轻?

  聪明如他,却选择了后者。

  当自己的权利有可能受到威胁时,他不惜出卖好友韩非,甚至背叛秦国,助纣为虐。最后,虽然位至丞相,也惨遭腰斩。

  正所谓“贪财而取危,贪权而取竭”。

  人人都钻到钱眼里的时代,金钱的欲望总是容易让人红了眼。

  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;鼠辈爱财,取之无道。

  爱财本无罪,良知价更高。

  生而为人,要做金钱的驾驭者,不做金钱的奴隶。

  俗话说得好,做人当以不贪为宝,以俭朴为要。

  

  

  贪色无度,作茧自缚。

  食色性也。

  喜欢漂亮的人,钟情美好的事物,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本性,无可厚非。

  但先贤有言:“君子好色而不淫,淫则恶心生。”

  西门庆偏偏不走寻常路,他滥情无数,纵欲无度,是个地地道道的荒淫之徒。

  《金瓶梅》第一回就直指西门庆风流成性:

  “西门庆自父母亡后,专一在外眠花宿柳,惹草招风。”

  在外,他穿梭于秦楼楚馆,花天酒地;在内,他妻妾成群,灯红酒绿。

  西门庆一生都在放纵自己的性欲,并且永不满足。

  在第五十五回中,西门庆到东京为蔡太师贺寿,被安排在翟管家中安歇,那夜是“独宿,西门庆一生不惯,那一晚好难挨过”。

  自己单独睡一个晚上都不习惯了,这是何等依赖女色?

  无独有偶,潘金莲也是情色局子的阶下囚。

  她不惜给“倒头在炕上酣睡如雷,再摇也摇他不醒”的西门庆下春药,强行云雨之乐,却使其“呜呼哀哉,断气身亡”。

  潘金莲的情欲,不仅直接导致33岁的西门庆刚走向人生巅峰生命就戛然而止,也在给自己的消亡按下加速器。

  色字头上一把刀,潘金莲被武松的色相冲昏了头脑,失去了判断力,兴高采烈地“成全”了男神的报仇之举,身首异处。

  时也命也,色也运也。

  西方有一句谚语:“一个人最大的仇敌,莫过于自己的情欲。”

  你我皆凡人,活在人世间,食五谷杂粮,怀七情六欲,没有例外。

  但古训有言:“省事之本,在于节欲。”

  情之所嗜,不可随也;心之所欲,不可盗也。

  人,无需戒色,重在节欲。

  当一个人的情感和欲望都在一个恰当的限度内,那么他就会拥有一个内心和谐、精神饱满、身体健康的状态。

  情欲是本能,节欲是本事。

  好色不贪色,是人生最难的修行。

  

  

  贪酒无量,心智必乱。

  相传,苏东坡到大相国寺拜访好友佛印时,在寺里的墙壁上发现一首佛印题的诗句:

  酒色财气四堵墙,人人俱在里边藏。

  有人跳出墙儿外,不活百岁寿也长。

  佛印告诉世人,财色与气,皆由酒起,贪杯误事,酒贪不得。

  有人统计过,《金瓶梅》全书一百回,喝酒喝了九十八回,大大小小的饮酒场面多达300余次。

  宴请宾客以酒敬意,人情往来以酒为伴,寻欢作乐以酒作陪,可谓“风流茶说合,酒是色媒人。”

  西门庆与女人勾搭淫乐,从来少不了一番豪饮。

  西门府的女眷,也几乎个个与酒为伍,借着酒劲儿做出不少出格儿的事。

  唯独吴月娘,在阵阵酒香里,“众人皆醉我独醒”。

  并非月娘不爱喝酒,恰恰相反,月娘生性好酒,但更深谙贪酒误事的道理。

  西门庆死后,她到泰山碧霞宫还愿散心,不料庙祝石道士见色起意,特别备下好酒好菜引诱月娘。

  幸好月娘怀有戒心,意志坚定,任凭石道士花言巧语就是死活不喝,方才保住清白之身。

  仔细想来,吴月娘享年70岁,算是西门庆妻妾中少数得以善终的女性。

  贪酒无厌,丧德败行;醉乡有路,纵性而行。

  历史向来残酷,没有那么多“小酌怡情”的美谈,更多的是“大酌伤身”、甚至误国的悲剧。

  前赵昭文帝刘曜,在大战前夕,酒瘾来袭,喝得酩酊大醉,在糊里糊涂中被生擒,瞬间兵败如山倒。

  一代英豪张飞,嗜酒如命,喜怒无常,在一次醉酒后疯狂鞭打部下,最后遭怀恨在心的部下杀害于睡梦中。

  酒是一柄双刃剑,能成就一个人,也能毁灭一个人。

  一贪杯成千古恨,再回首已是百年身。

  1000多年前,曹孟德放话“何以解忧?唯有杜康。”

  如今,劝君听我一句:何以解忧?莫贪琼浆。

  少年不试酒,中年不贪酒,暮年不饮酒,活出清醒与自律,人生安宁且长久。

  ▽

  打开《金瓶梅》,人之欲海一览无余。

  人这一生,最忌三贪:财、色、酒。

  财攻心,色迷人,酒误事。

  爱财有道,富而可求,清清白白的财富,享用起来才更加心安理得。

  好色有度,纳之以礼,清心节欲不晌贪欢,坐怀不乱最为高。

  饮酒有量,其心不乱,花开半看,酒饮微醺,方才活得健康自在。

  黄宗羲说:“少欲觉身轻。”

  幸福的人生,是克制欲望,学会知足;是克制贪念,学会知止。

  所谓,知足天地宽,贪得宇宙隘。

  与朋友们共勉。

发表评论 (已有7条评论)

评论列表

2021-08-04 09:01:02

长。  佛印告诉世人,财色与气,皆由酒起,贪杯误事,酒贪不得。  有人统计过,《金瓶梅》全书一百回,喝酒喝了九十八回,大大小小的饮酒场面多达300余次。  宴请宾客以酒敬意,人情往来以酒为伴,寻欢作乐以酒作陪,可谓“风流

2021-08-04 09:01:02

,图得都是酒色财气。  千姿百态,出乖露丑,欲壑难填,野地交合。  《金瓶梅》的世界,是“人”的世界;人的世界,正是“贪”的世界。  当没有人制止欲望的无限膨胀,就没有人可以活着走出绚丽的罂粟花田。      贪财无道,终无好报。

2021-08-08 05:40:51

”  你我皆凡人,活在人世间,食五谷杂粮,怀七情六欲,没有例外。  但古训有言:“省事之本,在于节欲。”  情之所嗜,不可随也;心之所欲,不可盗也。  人,无需戒色,重在节欲。  当一个人的情感和欲望都在一个恰当的限度内,那么他就会拥有一个内心和

2021-08-08 05:40:51

可随也;心之所欲,不可盗也。  人,无需戒色,重在节欲。  当一个人的情感和欲望都在一个恰当的限度内,那么他就会拥有一个内心和谐、精神饱满、身体健康的状态。  情欲是本能,节欲是本事。  好色不贪色

2021-08-08 05:40:51

依赖女色?  无独有偶,潘金莲也是情色局子的阶下囚。  她不惜给“倒头在炕上酣睡如雷,再摇也摇他不醒”的西门庆下春药,强行云雨之乐,却使其“呜呼哀哉,断气身亡”。  

2021-08-08 05:40:51

,在糊里糊涂中被生擒,瞬间兵败如山倒。  一代英豪张飞,嗜酒如命,喜怒无常,在一次醉酒后疯狂鞭打部下,最后遭怀恨在心的部下杀害于睡梦中。  酒是一柄双刃剑,能成就一个人,也能毁灭一个人。  一贪杯成千古恨,再回首已是百年身。  1000多年前,曹孟德放话“何以解忧?唯有

2021-08-08 05:40:51

眼里的时代,金钱的欲望总是容易让人红了眼。  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;鼠辈爱财,取之无道。  爱财本无罪,良知价更高。  生而为人,要做金钱的驾驭者,不做金钱的奴隶。  俗话说得好,做人当以不贪为宝,以俭朴为要。      贪色无度,作茧自缚。